Tuesday, January 18, 2011

矽巷啁啾:朱克伯格以外的事

facebook新年市值衝上 500億美元,一間 80後開的公司市值高過港股火車頭,這是現在不少人對科技的理解:錢。但之前講過,在矽谷創業及投資的人非常多。在朱克伯格以外,還有很多故事。
「我們要做一個網站,讓家裏有多餘空間的人,租給短期旅客,令那些 backpackers之類的人有便宜的食宿選擇。」
「但這個市場不是很小嗎?萬一發生了強姦搶劫之類的事,你們怎麼辦?」
問以上問題的是 Y-Combinator創辦人 Paul Graham。他說你的腦筋有問題,很明顯你要見心理醫生。

創業者常有荒誕思維

作為創業者,願景荒謬是常見的事。甚麼 Google或 Apple,現在馬後炮說他們聰明很容易,但在他們開始的時候,其實都很荒唐。七、八十年代走去史丹福 Homebrew Computer Club的人,不少是長髮長鬍子,滿身臭味的嬉皮士,有些甚至會吸大麻。那時候的微型電腦,只是一個盒,沒螢幕沒鍵盤,只有一排排的開關和燈。即使是那班 嬉皮士,也不知道有甚麼用。
在那個時候,如果你撞到滿面鬍子的喬布斯,你會叫你的兒子不要學他,然後叫你的女兒千萬不要嫁這樣的人。
話說回頭,想做那個網站的人,很明顯是儍的。剛巧, Paul Graham都是儍的,所以, AirBnB這個團隊考進了 Y-Combinator。

AirBnB碌爆卡才成功

AirBnB並不是考入 Y-Combinator才開始。 08年的 airbnb.com,是 AirBnB團隊第三次搞同類型的網站,前兩次都是失敗的。正常人的反應是放棄,一般人根本不會試三次,或失敗一次就放棄。
三個人為了試第三次,碌爆信用卡。但今時今日, AirBnB在美國的影響力足以令傳統酒店業震驚。單是紐約, AirBnB可找到的單人住房已超過 4000間,而且不限於低檔住房。 AirBnB的住房現已遍佈 168個國家, 8000多個城市。 2010年 11月, AirBnB向 Sequoia Capital和 Greylock Partners籌了 720萬美元的 Series A投資資金。
這類故事在矽谷多次發生。第一、二次人們會覺得神奇。幾十年來屢屢發生,是因為人們會隨着時間學習,發展出系統。在每一個 AirBnB疑似儍呆子變老闆神話的背後,其實都有一個實在而合理的故事。下回再講 AirBnB的故事。

(刊於 2011-01-15 香港蘋果日報)

Saturday, January 1, 2011

A Review of 2010


So, here's my story so far, in short...
  1. Joined a high-ranking open source project, FCKeditor as Core Developer (2007)
  2. Made it to computer mags (2008)
  3. Made it to newspapers (2009)
  4. Made it to TV (2009)
  5. Went to Beijing and caught a glimpse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ambition with the high tech industry in China (2009)
  6. Traveled to Silicon Valley and lived for six months (2010)
  7. Made it into two Silicon Valley incubators almost simultaneously and accepted one of the offers - SSE Labs (2010)
  8. Produced two prototype demos within the six months in SV, one of them was made public (SayCheeze), demo-ed to VCs. (2010)
  9. The other idea is more promising... so I'm working on that ;)
  10. Hooked up to an editor from Apple Daily HK which allows me to write column articles in weekends. (2010)
So I've seen plenty of action in 2010. The people I've seen were almost a blur - the top VC partners and angels (i.e. principals from funds like August Capital, Sequoia, KPMG, etc. and then people like Paul Graham - yes, I've talked to Paul Graham, in person), the Sandbox network, met a number of SV entrepreneurs from having IPO'd to having got significant funding to having sold their stake for good like RockYou's Jia, Webshots' and Stumbled Upons' founders... I've even talked to someone affiliated with the White House for a good 45 minutes.

It's quite surprising what a determined enough person can do in 3 years. But still, I'm very far from Mark Zuckerberg...

... and that kinda puts in perspective, how big this world is. Mark is only 1 year older than me. A Forbes ranking is not too significant in my eyes - plenty of people can get insanely rich by being lucky - but a hand that guides the path of technology and thus, civilization, is significant. And I mean all these in a concrete, pragmatic sense, in case you think I'm just another dreamer.

Having seen all these powerful people, the body of knowledge and business practices they've built, reminds me of a quote from H2G2:
Space is big. You just won't believe how vastly, hugely, mind- bogglingly big it is. I mean, you may think it's a long way down the road to the chemist's, but that's just peanuts to space. - Douglas Adams

矽巷啁啾:矽谷的融資環境(二)

「天使投資者」之後一層就是「風險投資」。風險投資通常以私募基金形式運作,由之前有成功投資或創業經驗的人領頭,向不同類型的投資者如金融機構融資,再投向新的科技企業。

風險投資對於公司估值、投放資金等變化較大,少的可以投資數十萬美元,大規模的動輒投資過億美元,但仍有一定框架。

譬 如一間拿過天使投資,開始做出產品雛形,有合理盈利模式,但之前團隊沒有甚麼往績的新公司,剛開始找風險投資時,通常會拿到一個 Seed Round或者 Series A。這時公司的估值通常是數百萬至一千萬美元, Seed Round投入的資金,通常是幾十萬至一百萬美元,而 Series A則由一百至幾百萬美元。

種子資金提供生存時間

Seed Round和 Series A的作用是,給公司一至兩年生存時間,在產品開發上和市場上建立相當實力。 Series A之後的科技公司會有很多不同去路,需要再擴張,可繼續籌 Series B、 C等,這些時候投入的資本,通常會過千萬甚至逾億美元。

不過繼續融資,在為公司帶來大量流動資金的同時,股份會被攤薄,外來投資者所佔股份很可能會過半,創辦團隊需面對有機會失去公司控制權的風險。

而且在股份被大幅攤薄下,即使公司後來被收購或上市,但創辦團隊可以分享到的財富可能會變得很少,較一般管理人員一年薪水更少的情況亦偶有發生。所以,向風險投資基金籌錢,並不一定越多越好。

另一個可能性是,被較大的企業如 Google、 Apple、 Facebook或 Amazon等收購,價錢視乎情況。近年大型企業收購小型科技公司例子越來越多,金額通常在數百萬至數千萬美元。

藉收購、擴市場網羅人才

大公司收購小型科技公司的理由,除了是擴展市場(如近月美國 Groupon Inc.收購香港 uBuyiBuy),另一理由是招攬人才。用幾百萬美元來招聘人才,聽來荒謬,但是一個具執行能力、能夠兼顧市場、營運及技術的團隊得來不易,和普通人員招聘不可相提並論。

又一個可能性是,公司已可獨立營運,以自己的收入擴張。最後一個可能性是上市,但上市需時較長,例如 Facebook,現在的市值已超過四百億美元,但還未公開上市。

(刊於 2010-12-25 香港蘋果日報)

矽巷啁啾:矽谷的融資環境

一般人很多時會以為科技公司就是簡簡單單搞一個網站,寫一個 iPhone app,多人用就可以賺錢。但是縱觀整個科技工業,由八十年代的 Apple、 Microsoft,到九十年代的 Yahoo!、 Amazon,甚至二千年的 Google、 Facebook或 Salesforce等等,無論是企業家還是投資者,其實都已經累積了好幾十年的人才、人脈和經驗。現在的矽谷,無論是創業還是融資,都已經趨向標準化和 系統化。

投資者分三類

在矽谷創業的人,通常對於幾時找投資者、找甚麼投資者、拿多少錢及給多少股份等問題,都已經有一個框架。

譬 如 3個剛畢業的大學生自行創業,獲得 Y-Combinator之類的「孵化器」垂青,他們可以預料 Y-Combinator會給他們數萬美元的資本,換大約 6%至 7%的股份,也即是數十萬美元的估值。其他的孵化器可能會用多一點錢,換多一點股份,又或者相反。但是不同的孵化器,對團隊的要求、給予的幫助及對新公司 的估值,都有不少類似的地方。

剛開始創業的人除了找孵化器之外,還可以找天使投資者。這些人通常是之前創業成功或者是大型的企業,如 Salesforce或 Cisco創始團隊中的成員。

天使投資者和孵化器相似之處,是他們都比較重視團隊的質素,概念和商業模式反而不是太重要。天使投資者通常會給數萬至十數萬美元的資本,換 2%至 10%的股份,也就是說 100百萬至幾百萬美元的估值。相對孵化器來說,找天使投資者的難度和要求會比較高。

繼天使投資之後的,就是風險投資。風險投資所給的條款變化比較大,但同樣有一定的框架。下一次將會談風險投資。

(刊於 2010-12-18 香港蘋果日報)